头部banner

约翰·欧文与不在场的“生父”

出自: 2020年第2期
字体: | |


  坦白讲,在成为约翰·歐文的读者之前,我甚至有些抵触阅读他的小说。一是因“当代狄更斯”这个封号,让我想起中学时被英语老师强迫阅读狄更斯作品的痛苦回忆。多年之后,即便英文的藩篱不再那么难以逾越,我对狄更斯依然兴趣寥寥,反倒偏爱伊夫林·沃那种充满克制的精炼笔触。况且,狄更斯很多作品的篇幅实在是太长了——看惯了各种现代后现代作家眼花缭乱的文学技法,我可没耐心去读狄更斯“不加料”的厚厚故事书。

  另外一个曾让我抵触欧文的原因,便是美国出版方堪称庸俗的营销手段。摔跤手般健壮的身材、好莱坞明星般帅气的脸庞、笔下主角的经历有他自己的影子等等。按照出版社的说法,欧文就是一个相貌英俊、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小说界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