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最后一个客人

出自: 2018年第5期
字体: | |


  一

  午饭后,我在大岩石的后面“口占”了几句诗。回到办公室我拿出笔记本,用钢笔仔细写了下来。诗好不好并不重要,必须引起注意的是我的手写体。其次,是它的个人化、它多余的墨迹。在古老的中国,这是个专有名词,“搌卷”。据说那些面色如玉的书生在洋洋洒洒的书写中绝对不会在试卷中落下额外的一滴墨:

  大海的蓝舌头舔去了我的沙子

  我的立锥之地

  然而,波塞冬在他的办公室里

  是否也感到了回旋在“死亡之家”中的冷风?

  这四句诗,我认为体现出了这两年来我对鲁伊博士的轻蔑。这种轻蔑与我近来屡屡发现的巧合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小说界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