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与父亲有关的生活片段

出自: 2005年第3期
字体: | |


  父亲杀羊

  

  冬天的时候,我们家的煤炉上,总要煨一只砂罐。

  砂罐黑油油的,一尺左右高,一屁股墩在红砖砌成的煤炉上,就像炉面上坐了只黑色的小猴儿。如果砂罐的把儿不是从腰上生出来的,而是从罐底那儿长出来,然后在腰那儿弯出一个勺形的卷儿来,那就更像了。

  父亲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是:砂罐是个宝——端下火头一袋烟工夫都有了,咕嘟咕嘟还着实滚着咧。

  当然,一只砂罐不可能空着墩在煤炉子上。我们家的砂罐里,到了冬天是要炖上羊肉的。母亲说,你爹一年四季在滩上放羊,风风雨雨的,都到冬天了,不补一补咋行哩。母亲这样一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小说界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